「哇,真是浪漫啊。」

這是一個晴朗的週末午後,獨自一個人走在繁華的商店街上,惠芳看到對街一對情侶正親熱地擁吻著,看著這一幕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她忍不住驚嘆著。

「只不過,這年頭的人們可真是的?竟然敢這樣公然地在大庭廣眾下擁吻,難道…他們都不會覺得害羞嗎?」別人家情侶當街擁吻,男女主角都不會感到不好意思了,反而身為旁觀者的惠芳卻為他們感覺害羞起來了。

雖然說這樣的舉動好像怪怪的,但是惠芳還是禁不住好奇心,想走上前去仔細瞧一瞧那對公然在大街上閃光的男女主角的廬山真面目。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惠芳隨即穿過馬路,只不過,隨著腳步愈走愈近,眼前的畫面也變得愈來愈清晰。

「天啊。」看著前方那對親密的情侶,惠芳心中祈禱著:「不會吧?我會不會是認錯人了啊?拜託、拜託,我的老天爺啊,我求求祢,千萬、千萬、千萬不要真的是他啊。」

惠芳轉過身,低下頭,用力揉了揉自己的雙眼,然後,再度轉身回來,非常仔細地端詳著眼前的那對情侶。

那名男子的五官是如此的熟悉,那雙熟悉的眼神,那個熟悉的笑容,那令惠芳熟悉的一切一切。

「沒錯,真的是他,真的是他,果然是他沒錯。」這是惠芳最不希望的答案,但卻是眼前鐵錚錚的事實。

惠芳完全失去理智,飛也似地跑上前去,使盡全身力氣,用力地拉開那對情侶,冷不防地、狠狠地甩了那個男的一巴掌。


『喂喂喂,小姐,妳做什麼啊,妳瘋了嗎?為什麼打人呢?』情侶當中的女主角生氣地問著。

『你…你…,你不是告訴我你要去出差嗎?怎麼還有閒情逸致跟別的女生在這邊悠悠閒閒地逛街?還敢公然在大街上擁吻。虧我對你那麼地信任,而你…你…你竟然這樣對我。』惠芳完全不理會身旁拉著她質問的女孩,只是自顧自氣憤地問男方。

『妳先別衝動,妳好好聽我解釋嘛。』男子被這樣公然地甩巴掌,他感到十分錯愕,可是,當他發現甩他巴掌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惠芳時,他先是一臉驚訝,只不過,過沒多久,他又鎮定地對惠芳如此說著。

『解釋?!事實都擺在眼前了,還有什麼好解釋的?』惠芳氣得渾身發抖。

『妳冷靜聽我說嘛,她只是我們公司的一個客戶而已啊。』男子把惠芳拉到一旁,壓低嗓子對著她說。

『客戶?』惠芳故意拉高音量,問這名男子:『哪門子客戶需要這麼卿卿我我的啊?你究竟是在什麼公司工作啊?星期五餐廳嗎?你到底是做業務還是當牛郎啊?』

『妳剛剛所看到的都只是錯覺,只是角度的關係,所以才會造成妳視覺上的誤差。』這個男生可真不簡單哪,事實就明顯地擺在眼前,他竟然還有理由解釋,還能夠這樣睜著眼說了一堆瞎話。

『錯覺?事實就擺在眼前,難道你還想繼續騙我嗎?』

惠芳不想再聽任何解釋了,她再度狠狠甩了那個男的一巴掌,然後迅速轉身離去,留下了一臉驚愕的女生,和那個百口莫辯的男生,還有一堆爛攤子,以及她碎了遍地的心。

『妳認識她啊?她是誰?是不是你其他的女人?』惠芳轉身離去之後,聽見背後那女孩不停問著男生。


「其他的女人?」惠芳在心裡回答著那個女孩:「其實,妳才是那個其他的女人吧。」

「又或者是…,也許,打從一開始,我就是那一個其他的女人吧?」惠芳低下頭輕聲地對自己問著。

「認了吧。」惠芳一邊走一邊抹去眼角不爭氣流下的淚水。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心裡頭,惠芳一直努力地安慰著自己。

「算了吧,或許,這就是宿命吧?」事到如今,惠芳只能夠消極地把一切歸咎於自己的運氣不好。


是啊,這種被心愛的男人背叛的經驗,對惠芳來說,已經不算是第一次了。

嚴格說起來,這應該已經是第N次了。

面對惠芳一次又一次相同的遭遇,週遭的朋友們也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大家都認為,惠芳每一次的戀情會以這種悲劇式的結局收場似乎已經是很正常的事。至少,在朋友們眼中看來,這種惠芳的愛人跟著別人跑的下場早就已經成了家常便飯了。

起初,朋友們還會心疼惠芳,怕她承受不住,總是會呼朋引伴地號召大夥兒為惠芳辦一些熱鬧的聚會。

眾人一方面陪著惠芳抒發一下心裡頭的鬱悶,另一方面則是監督她,這樣才不會讓她有機會做出令人遺憾的傻事,朋友們總深怕,如果放她一個人孤單地承受,會不會發生什麼令人遺憾的意外。

可是,隨著發生的次數愈積愈多,朋友們似乎也逐漸變得麻痺了,他們不再擔心惠芳承受不了的這個問題了,反而是抱持著一種「久病自然成良醫」的態度來看待惠芳遭遇的一切,認為惠芳已經在一次次的經驗累積之下,成為這種戀愛模式的識途老鳥了。

每當惠芳再度失戀,朋友們總認為惠芳她早已經驗老到,並且深深相信憑著她豐富的經驗,她一定能夠很快將心中又多添上的這一道失戀的傷口迅速治療好,並且也很快就能夠恢復往日的活力的。

可是,事實上,朋友們都錯了,他們永遠都無法了解惠芳心中真正的感受。

其實,對惠芳而言,受到這種打擊之後的心痛,並不會因為它是第N次,而痛苦就會成為N分之一。

相反的,第N次心痛的程度反而是等於每一次心痛N次方的累加。

那痛苦的程度不減反增,而且,一次次下來,惠芳心頭承受的痛,是以次方倍數的速度加劇著。

那痛上加痛的滋味,讓惠芳的心,不斷如被刀割般地淌著血,彷彿總無法癒合完全。

每一次失戀,不但令惠芳對於這次戀愛的沒有結果而傷透了心,而這道新的傷口也同時連帶地狠狠撕開過往已成形的舊傷疤,那種感覺,就連有著多次經驗的惠芳,依舊無法完全免疫地痛哭。

在每一次認真付出過後的失去,總令惠芳形同一副被抽空了靈魂的軀殼,令她感覺,自己生活在這世界上,就如同一具行屍走肉般。而這種感覺,除了當事人之外,可說是沒有其他人可以深切體會的。

惠芳也知道,要度過這一段過渡時期,也必須她自己本身有意願才有辦法做得到,而她也很勇敢地,每一次都努力地熬了過來。

不過,堅強的惠芳,一直以來,並未因一次次的挫敗而存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恐懼心理。

惠芳依舊秉持著「下一個男人會更好」的念頭,也總是樂觀地認為,在這個世界上的某個角落,一定有一位很好、很棒的男生,正在等待著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sindan 的頭像
whsindan

示東月

whsind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