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上次在商店街撞見男友當街和別的女人擁吻之後,至今已經過了三個多月了。

在這期間裡,男友多次用電話、鮮花這些攻勢乞求能夠獲得惠芳的原諒。

對於男友的這些舉動,若要惠芳說不曾被感動到,那是騙人的。

曾經幾次,惠芳幾乎被那平日蠻橫頑強、而今日卻低頭認錯的男人為了求得一份真愛所做的種種轉變而有所感動。但每一次,她總讓自己的理智再度將自己拉回現實。

每當心軟的時候,惠芳總想著:「站在眼前的這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乞求原諒的男人,是真心愛著我呢,還是只是單純地不肯認輸?就算他是真心的,那誰能保證是不是會有下一次?或許,下一次,再發生一樣的事的時候,他會認為,只要用同樣的方式哄哄我,那麼,我依舊會回到他身邊。這樣的話,他將來還會真的珍惜我嗎?」

惠芳腦海中浮現出一幅畫面。

婚後,丈夫出軌,她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在眾人責備丈夫時,她必須面帶著笑容,然後,以她那雙似水的眼珠子用深情的眼神望著丈夫,再用自己柔弱的小手握住丈夫顫抖的大手,將眼淚和滿腹的委屈拚命地往肚子裡頭吞,然後勇敢地站出來,面對眾人,再用寬恕的語氣,說出那偉大的字字句句:『請大家原諒他無心的錯,他是不得已的。在我心中,他過去、現在、未來都是我最愛的丈夫。』

「哇,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惠芳可不希望她的未來是那樣的,她認真地愛過、付出過,而今,卻遇到一個不知珍惜的人。或許,他會改變,也或許,他永遠會維持原狀,但是,以後不管他變得如何,都將不再與惠芳有任何相關。

惠芳已完全對他死心,她決定從此徹徹底底地放手。

惠芳由衷地祝福他,就像從前每一段感情一樣,她也真心地祝福著這個她認真愛過的男人,正如同她對待每一任男友一般,她也希望他能夠尋覓到屬於他自己真正的幸福,期盼著有朝一日,他能夠遇到他願意認真珍惜的女孩。

只是,惠芳還是很傷心,畢竟,她原本希望,自己會是那個對方願意認真珍惜的女孩,但偏偏造化弄人,很可惜的,事實證明了,她並不是。

 

一如從前的習慣,惠芳在每一個「他」走出她的生命後的每一個日子裡,總會到市區的綠川沿岸,坐在河堤上,看著川水潺潺流著。

惠芳已經不記得了,在戀情結束之後,她老愛跑來這兒,坐在河堤上看著流水的習慣,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不過,這似乎也不頂重要。

重要的是,用這樣的方法悼念一段逝去的戀情,就像是一種儀式。

藉著綠川潺潺的流水,惠芳沉澱了戀愛激情後的寂寞,也順道洗滌了自己內心遭受失戀打擊的傷悲。

四月的綠川,夾岸新開的蘭花,綠川的河水映照著一片粉紅色的花海,初春的氣息濃厚地瀰漫著,一股睽違已久的暖意一掃那冬天寒冷的陰霾。

「只是,什麼時候,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我的冬天才會離開呢?」

「什麼時候,究竟…要等到什麼時候,我的春天才會真正地到來呢?」

「什麼時候,究竟…要等到什麼時候,人生真正的伴侶才會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永誌不渝呢?」

惠芳不斷地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sindan 的頭像
whsindan

示東月

whsind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