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的泳池裡,只有寥寥無幾的人兒,不用擔心在池畔跑來跑去的小孩子,也不必顧慮在池中擋住泳池道的初學者,阿華盡情地享受著這安靜的時刻,讓池水的浮力按摩他全身每一吋肌肉。說實在話,晨泳的確是一項很好的運動,它不但能夠強健體魄,還可以讓人們沉澱心靈。是啊,沉澱心靈,如果不是剛剛那張拿錯的學生證的話,或許阿華的心靈能夠暫時得以沉澱吧。但是,游了幾趟之後,也許是因為週遭太過安靜的緣故吧,阿華的心靈非但沒有得到沉澱,他的思緒反而愈來愈混亂。


『有中不是說,頂多不能借書或是看電影沒辦法買學生票嗎?可是照這樣看來,那個叫林恩恩的學妹也不能夠到游泳池晨泳了。』阿華一邊游著,一邊想著:『即使她想去晨泳,也沒辦法買到打八折的月票。』

『連剪頭髮也沒有優惠。』他想到路上曾經看到的廣告。

『不只剪頭髮,有時候買飲料憑學生證也會打折耶。』阿華接著又想到曾經在校園週遭的飲料店看到的促銷活動。

『買書也是啊。』他又想到自己曾經享受過的優惠。

『唉,真沒想到,沒有了學生證,不能做的事還真多。』他心中嘆息著。

『如果我當時把好不容易買到的火車票退掉,然後隔天再把那張學生證放到圖書館的失物招領箱,如此一來,我剛剛就不至於面對拿錯學生證那種尷尬的場面了,而且我現在也不用擔心那麼多問題了。』他回想自己當初為了一己之便,只為了貪圖那兩個小時有座位可以坐,堅持不願意退票,如今可好了,當時那兩個小時的方便,卻換來可能長達兩個多月的煩惱。

『哎呀,早知道晚一天回來不就得了。沒座位坐又怎樣?用站的也還不是一樣會到家啊。李志華啊李志華,你真是個大笨蛋啊。』阿華埋怨著自己。

 

『到底要怎麼把學生證還給她呢?』回到家之後,阿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頭發呆。

『難道一定非要等到開學才有機會把學生證還給她嗎?』阿華坐在書桌前托著下巴想著。

『我偏偏不信,一定有其他方法可行的。』阿華閉上眼睛,皺著眉頭思索著。

『拿去系辦嗎?』阿華閉著眼睛自問自答著:『那跟拿到圖書館失物招領箱有什麼差別?更何況,這樣的話,不就表示我必須跑一趟學校嗎?』

『不行、不行,我可不想跑這一趟,而且這樣她也是沒辦法馬上拿到學生證啊。』阿華抓抓頭髮,猛力地搖著頭。

『…』阿華仍舊閉著眼,但是他的腦子裡卻是一點想法也沒有,他幾乎快要睡著了。

『算了,先做點別的事,說不定會突然有靈感跑出來。』阿華張開眼睛,決定不讓自己繼續在這個問題上面鑽牛角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sindan 的頭像
whsindan

示東月

whsind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